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,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真正的森林不需要公路

线路测试 admin 评论

我在佩坎巴鲁短暂停留,这里是廖内省 (位于印度尼西亚) 的首府。 因为附近发现了石油,这座城市开始飞速发展。楼房越建越高,汽车越来越多,却因为交通堵塞,开得越来越慢。新贵们的孩子结婚时,举行的庆祝也越来越气派。某个周日,一个叫丽莉的女孩决定要

我在佩坎巴鲁短暂停留,这里是廖内省(位于印度尼西亚)的首府。

因为附近发现了石油,这座城市开始飞速发展。楼房越建越高,汽车越来越多,却因为交通堵塞,开得越来越慢。新贵们的孩子结婚时,举行的庆祝也越来越气派。某个周日,一个叫丽莉的女孩决定要与埃尔南多一起共度人生。墙上到处贴着他们两人的名字,装饰着各种色彩亮丽的图案,这一切都是用花做成的。

向这对年轻的新人表示过祝贺后,我决定去觐见一下世界最大的造纸工厂之一——英达纸业,它是亚洲浆纸业公司的子公司。

我的正式访问申请被拒绝了,于是,我决定取道西亚克河。花了三百万印尼盾(二百六十欧元)之后,我坐上了一艘六百马力的船。

水是东南亚最仁慈的神。孩子们在里面洗澡,女人们在里面洗衣服,男人们捕鱼,一路上每个人都朝我们挥手……至于树木,它们似乎在和水流对话。虽然我们的快艇速度很快,但时间却仿佛静止,这里没有四季,因为在赤道。雨不是刚下过,就是准备要落下。天空中大大的云团告诉我,我们已经靠近了。这颜色和暴雨将临的天空色彩不同。

忽然,远处出现了大怪物,原来是冒着烟的工厂。紧接着,就是怪物的食物:堆积的树干,高得像个山丘。

沿着河,驳船还在卸下其他的树干,以免怪物不够吃。还有其他几堆,箱子里装满了纸浆(怪物生产的)。沿着浮桥,一列船只正排队等待着将它们运往全球各地。

每隔两百米的瞭望台上都有守卫在看着我们。

我很想再走一程,再看一看整个工厂,好更了解这个庞然巨物,还有它那永不满足的对树木的食欲。

这个请求被船主严词拒绝了。虽然我完全不懂印尼语,但我还是可以理解,我的所作所为不仅过火,简直是没头脑。我没有其他抗议申诉的方法,船主让我下船,我便上了一艘停满货车的渡船,车上装满了洋槐。

我的脚刚落地,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就走过来。是个保安,或许是有瞭望台通知了他,他提醒我,工厂沿岸禁止航行,除非经过允许。

“你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。”保安告诫我。

最后,一辆回佩坎巴鲁的车捎了我一程。

我的印度尼西亚之旅开始了。我的印度尼西亚之旅开始了。

我的印度尼西亚之旅开始了。

一直平坦的路忽然开始向上升起,上升到一个小山口便平缓下来。从上面看下去,那视野让我无法呼吸,那一刻,我发现了苏门答腊的新主角:油棕榈。占据这大片平原的相似的树该有几百万棵呢?

这条路让我理解了,在植物的世界中,谁大权在握。其他植被在这里都往后缓。我又看了一眼,几十辆卡车恭敬得仿佛朝臣般运输着这岛上的珍宝,应该是棕榈树的果实,类似凤梨,同样凹凸不平,但更大,更圆,更偏棕色。

为了缓解一下旅途的疲劳,我决定暂时下车,去这片野生丛林中走一走,前面提到的棕榈树让这片森林得以奇迹般地保存下来。

我们刚走上一条保养很好的路,就遇到了一个简易的野营地。一下子有二十多个人围住了我们,看起来很野蛮,手边拿着大刀。我们转身就跑,沿原路折回。

“他们是谁?”刚脱离危险,我问道。

“走私的,走私树木和动物。”

“离大路那么近?”

“只有在小国家才会有高效的警察。”

后来,我们又驶上了无尽的公路,村庄隔着城市交替出现。然后夜幕降临,一场真正的俄罗斯轮盘玩命游戏开始了。

2

汽车停下来时,我对到达任何地方早已不抱希望了。

我的导游,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当地代表阿菲哈骄傲地宣布:“林布圭亚那,砍伐森林的世界首都!”

在一家很新的肯德基店里,我们是唯一的客人。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论证无懈可击,在印度尼西亚每年生产的七百万吨纸浆中,86%来自苏门答腊岛。1988年,自然森林占这座大岛屿表面积的58%(两千五百万亩)。如今,这部分森林只占不到29%(一千两百万亩)

一个巨大的蝴蝶似乎贴在玻璃窗上听我们讲话。它一直在敲打自己的翅膀,以至于弄伤了右边的翅膀。

“砍伐森林的世界首都”就像是亚洲现代版的美国远西地区,只是清真寺取代了教堂,机车取代了马匹,手机店取代了马蹄铁匠铺。

整齐漂亮的房屋面朝着美丽的花园。车库里停着一辆车,有时是两辆。十来岁的孩子们骑着小摩托放学回来。鹅群、成双的鸭子、拴在木桩上的山羊想要改善伙食……

随处可见的巨大抛物面天线都在告诉人们,这里有高质量的电视设备。

这些村庄的财富从何而来?这里的居民们从砍伐森林中获利了吗?我们的司机阿菲哈为我们揭示了富裕背后的秘密——三叶橡胶树。

为了筹备小说,我在亚马孙待过几周,非常了解这些“哭泣的树木”,这些细长的灰色树干中流出的树脂被做成橡胶制品。我在一些地方看到过这种植物,但我以为它们已经过时了,取而代之的是油棕榈。虽然它们在19世纪70年代末来到亚洲时,已经毁了马瑙斯和巴西的整个北部地区,但我还是很高兴看到它们让苏门答腊的人们过上安逸的生活。这里的人既慷慨又好客,既充满欢乐又勇敢坚强。

 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